pt电子游戏

pt电子游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pt电子游戏 > 公司要闻 >
黄凯芹:成也《晚秋》 败也《晚秋
放大  缩小  默认
作者:pt电子游戏 日期:2019-05-19 05:01点击量:

  任你说香港歌坛江河日下,粤语歌在本地仍有强劲的群众基础,港乐黄金年代的金曲响起,歌迷心底难掩阵阵涟漪。LOVE RADIO旗下“粤来粤爱”网络电台10月底开播以来吸引20万粉丝就是例证。久违大众视线的粤语歌代表性歌手黄凯芹路经上海,也特来参与LOVE RADIO“星享会”活动。接受访问时,出道三十年的他坦白:“我是成也《晚秋》,败也《晚秋》!”

  八分之一法国血统让黄凯芹拥有不同于其他艺人的混血气质和王子气息。虽然他的全盛时期已是二十几年前的事,在这个上海冬日的下午,当他从LOVE RADIO特派的粉红色专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仍然散发着人群中不被淹没的光。他并不算高,但腰板挺得直直的,和初次见面、再次见面的工作人员握手示好,深邃眼窝含笑释放善意。我说13年前曾采访过他,他为此想了一想,虽然没有对上号,但表示确是仔细想过了——老牌艺人身上遗留了那个年代的认真气息。

  “内地我来得少,但上海算是我来的最多的内地城市,去年还来过。”黄凯芹说。但上海歌迷已是多年未见他,如今的黄凯芹过着怎样的生活堪称神秘。他说:“其实我一直也在发片,只是你们听不到。”原来,自从隐退歌坛去了加拿大后,他陆续在加国也发行了7张唱片,只是没有回香港推广宣传,更没有带着它们来内地……

  黄凯芹和歌坛的故事要从1983年说起。那年,黄凯芹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看到“香港爱护儿童歌曲创作大赛”广告,他以一曲《温情》参赛,名列季军,引起宝丽金高层注意,受邀洽谈签约。那时的宝丽金旗下网罗邓丽君、谭咏麟等超级大牌,谁知黄凯芹这个毛头小子,和高层谈话竟然提出:一切要以学业为重。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失去了签约机会。然而是金子总会发光。1986年大学已毕业并在电台任职DJ的他以《歌词》一曲再参加“ABU亚太流行歌曲创作大赛”且夺得冠军,再一次被宝丽金约谈。换了面谈的高层,还笑侃了几句当初的不快,这一回,成功握手,黄凯芹签约进入宝丽金大家庭。

  与宝丽金签约后黄凯芹坐上了成名的快车,推出EP唱片《再遇》及个人首张专辑《Moody》,《Moody》很快获得双白金销量;1988年,推出专辑《MISTY》及《短篇小说》;1989年,推出《没结果的一些感情》;1990年,专辑《给您留念》再夺得双白金销量,同年又推出《情归何处》;1991年《你最喜欢的歌》也热卖……值得一提的是,黄凯芹虽然并非音乐科班生,却是个创作型的唱作人。他的大卖唱片里不少金曲都是自创,比如那首脍炙人口的《伤感的恋人》。多才多艺的黄凯芹还出版小说《缱绻塘西》,1989年间还与刘德华及钟楚红合演电影《爱人同志》……1980年代香港娱乐圈的编年史,写下了黄凯芹的名字。

  黄凯芹的歌在1980年代随着舶来的磁带在内地乐迷之间早有流传,而在全国都变得家喻户晓则是1992年他签约飞图唱片后。当时飞图唱片猛打内地市场,带着歌手在内地四处演出。黄凯芹清晰记得是在广州的一次演出,彩排时他在台上,听到台下“太平洋乐队”的许建强用键盘弹奏一首并非他们表演曲的歌,非常动听。打听之下,原来这首歌是许建强创作并交由陈汝佳演唱的《愿你把心留》。黄凯芹本就有意唱一首有中国风味的歌,顿时觉得这首正是自己要唱的!洽谈之下,他改编了这首歌,将歌词、编曲、歌名都作改动,就有了收录在《传闻》专辑里的《晚秋》。

  《晚秋》走红呈现燎原之势,大江南北都飘荡着《晚秋》的旋律。这首歌将黄凯芹带到了很多他从前未曾想过的地方,印象里首当其冲,“《晚秋》唱片的封套和内页都是在上海拍的!”黄凯芹记得是在上海大厦顶楼,当时还未有很多现代建筑,苍穹之下,他的身后是悠悠黄浦江和外滩美景。拍照还借了中福会少年宫的景,其中一个镜前留影居然是在洗手间!“那个洗手间很古典,香港没有的,我一看就好喜欢……”

  然而《晚秋》大火也导致了公司对黄凯芹的强行设计。经纪人提出如法炮制,继续让黄凯芹翻唱内地歌曲,《弯弯的月亮》、《涛声依旧》……都拿来给他。黄凯芹很反感这样的做法。“有合适的翻唱我不反对,但我本身是一个创作歌手啊!”时隔多年,黄凯芹说起当时的拒绝仍然决绝。与经纪人关系破裂,导致他事业停摆,心灰意冷,离别香港歌坛,远走加拿大。

  在异国,他过着离开娱乐圈的生活。做室内设计,翻新房屋出租,获得收入也是一份成就感。后来技痒,录制唱片,但未主流发行……

  时光悠悠,光阴流转,从1987切换到了2016年。再见黄凯芹,在LOVE RADIO“星享会”现场他放歌一曲,歌声情感依然动人,只是身后热闹喧嚣都褪去了。

  这几年,黄凯芹在香港开过纪念演唱会,周慧敏站台支持;他也给李克勤演唱会做嘉宾,被热烈掌声请上场;早前在广东参加粤语歌竞唱节目夺冠……黄凯芹是回顾香港乐坛黄金年代时不可忽视的名字,表演到艺德都保持了那个靠实力说话的年代的高标准。其实去年他来上海也考察了本地演出场地,是有开唱邀约和打算的,但也说:“不敢轻易在上海开唱。”都算认清现实。

  他说起自己回流香港后弄的音乐剧《白蛇青蛇》,评价是“在商业上是失败的。”和歌迷见面时歌迷掏出在坊间收集到的早年他发行的黑胶唱片,他发现上面有给赠与者的题字,大叫:“这是我当初送给香港电台DJ倪炳郎的,这个倪炳郎居然把我的唱片给卖了!”就当是在说个笑话。他笑,大家也笑。

  我问了黄凯芹一个问题:“你后悔当年(拒绝翻唱口水歌)的决定吗?”他说:“不后悔。之后《弯弯的月亮》吕方演唱很成功,我会比他适合?唱得更好吗?未必。每首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

  他也问了我一个问题:“13年前我和你没有聊过这些(封杀、低潮)吗?”确实没有——人只有在真的放下后,才可以坦然说起当年的获得和失去。

  残酷的是时间,它终于改变了我们每个人;公平的也是时间,最后留下了隽永的歌。

  ——不管活跃不活跃,当红不当红,有没有一场个唱来说明什么,当“曾停留风里看着多少的晚秋,如何能跟你说别潇洒的远走……”旋律响起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那是黄凯芹唱的。

  黄凯芹的出道走红是在宝丽金,那时也是宝丽金的全盛年代。当年的宝丽金歌手张学友、王菲(王靖雯)至今声震乐坛,还有一些已经不再活跃,和黄凯芹一样让人怀念着。

  《我的少女时代》致敬的当年偶像是刘德华,如果拍一部《我的少年时代》,致敬对象一定是周慧敏。当年许多少男的钱包里都放着周慧敏的照片。1980年代中期,与黄凯芹一样,周慧敏本在香港电台任DJ工作。她获唱片公司邀约推出个人同名EP《周慧敏》即获白金销量。1991年辞去电台工作后正式加盟宝丽金唱片公司,她开始全力冲刺演艺事业,推出专辑《A Long and Lasting Love》,国语唱片《流言》更打开了国语市场。而当年与李嘉欣分手后的才子倪震情牵周慧敏也是城中热事,年轻气盛的倪震在其主理的《YES》杂志持续数落“假想情敌”刘锡明还导致了刘的事业黯淡。1997年底,周慧敏与倪震移民温哥华。淡出后的周慧敏醉心绘画、写作及美式台球。如今伊人偶尔公开露面,依然美丽动人。

  1984年陈慧娴与陈乐敏、黎芷珊共同发行合辑《少女杂志》,并凭借专辑中的歌曲《逝去的诺言》走进大众视野,同年8月发行个人首张专辑《故事的感觉》,并获白金唱片奖。1986年,陈慧娴正式加盟宝丽金,陆续推出《反叛》、《变变变》、《傻女》等专辑。1989年留学海外之前推出《千千阙歌》迎来了事业的最高峰。求学期间陈慧娴短暂回港发行唱片《归来吧》仍唱红《红茶馆》、《飘雪》等歌。但奈何几年后学业结束再返歌坛人气不再。2013年,久违的宝丽金厂牌重组,再现乐坛,陈慧娴成为“新宝丽金”的第一位签约歌手,连续在上海开演唱会,票房不错。

  关淑怡近期因为“坠海”新闻闹上娱乐头条,让人唏嘘;当年在宝丽金时期她是与王菲(王靖雯)可以分庭抗礼的个性歌手。1989年,她的首张唱片《冬恋》就唱红《叛逆汉子》、《又再见面》等歌。第二张《难得有情人》更大卖特卖,继而还发行《Say Goodbye》进军日本歌坛。奈何后续发展,王菲的势头远超了关淑怡;而关也因个性火爆,留下了难相处的口碑,影响了发展。如今的关个性不改,仍经常在微博上对经纪人、网友甚至歌迷开火。

  任你说香港歌坛江河日下,粤语歌在本地仍有强劲的群众基础,港乐黄金年代的金曲响起,歌迷心底难掩阵阵涟漪。LOVE RADIO旗下“粤来粤爱”网络电台10月底开播以来吸引20万粉丝就是例证。久违大众视线的粤语歌代表性歌手黄凯芹路经上海,也特来参与LOVE RADIO“星享会”活动。接受访问时,出道三十年的他坦白:“我是成也《晚秋》,败也《晚秋》!”

  八分之一法国血统让黄凯芹拥有不同于其他艺人的混血气质和王子气息。虽然他的全盛时期已是二十几年前的事,在这个上海冬日的下午,当他从LOVE RADIO特派的粉红色专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仍然散发着人群中不被淹没的光。他并不算高,但腰板挺得直直的,和初次见面、再次见面的工作人员握手示好,深邃眼窝含笑释放善意。我说13年前曾采访过他,他为此想了一想,虽然没有对上号,但表示确是仔细想过了——老牌艺人身上遗留了那个年代的认真气息。

  “内地我来得少,但上海算是我来的最多的内地城市,去年还来过。”黄凯芹说。但上海歌迷已是多年未见他,如今的黄凯芹过着怎样的生活堪称神秘。他说:“其实我一直也在发片,只是你们听不到。”原来,自从隐退歌坛去了加拿大后,他陆续在加国也发行了7张唱片,只是没有回香港推广宣传,更没有带着它们来内地……

  黄凯芹和歌坛的故事要从1983年说起。那年,黄凯芹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书,看到“香港爱护儿童歌曲创作大赛”广告,他以一曲《温情》参赛,名列季军,引起宝丽金高层注意,受邀洽谈签约。那时的宝丽金旗下网罗邓丽君、谭咏麟等超级大牌,谁知黄凯芹这个毛头小子,和高层谈话竟然提出:一切要以学业为重。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失去了签约机会。然而是金子总会发光。1986年大学已毕业并在电台任职DJ的他以《歌词》一曲再参加“ABU亚太流行歌曲创作大赛”且夺得冠军,再一次被宝丽金约谈。换了面谈的高层,还笑侃了几句当初的不快,这一回,成功握手,黄凯芹签约进入宝丽金大家庭。

  与宝丽金签约后黄凯芹坐上了成名的快车,推出EP唱片《再遇》及个人首张专辑《Moody》,《Moody》很快获得双白金销量;1988年,推出专辑《MISTY》及《短篇小说》;1989年,推出《没结果的一些感情》;1990年,专辑《给您留念》再夺得双白金销量,同年又推出《情归何处》;1991年《你最喜欢的歌》也热卖……值得一提的是,黄凯芹虽然并非音乐科班生,却是个创作型的唱作人。他的大卖唱片里不少金曲都是自创,比如那首脍炙人口的《伤感的恋人》。多才多艺的黄凯芹还出版小说《缱绻塘西》,1989年间还与刘德华及钟楚红合演电影《爱人同志》……1980年代香港娱乐圈的编年史,写下了黄凯芹的名字。

  黄凯芹的歌在1980年代随着舶来的磁带在内地乐迷之间早有流传,而在全国都变得家喻户晓则是1992年他签约飞图唱片后。当时飞图唱片猛打内地市场,带着歌手在内地四处演出。黄凯芹清晰记得是在广州的一次演出,彩排时他在台上,听到台下“太平洋乐队”的许建强用键盘弹奏一首并非他们表演曲的歌,非常动听。打听之下,原来这首歌是许建强创作并交由陈汝佳演唱的《愿你把心留》。黄凯芹本就有意唱一首有中国风味的歌,顿时觉得这首正是自己要唱的!洽谈之下,他改编了这首歌,将歌词、编曲、歌名都作改动,就有了收录在《传闻》专辑里的《晚秋》。

  《晚秋》走红呈现燎原之势,大江南北都飘荡着《晚秋》的旋律。这首歌将黄凯芹带到了很多他从前未曾想过的地方,印象里首当其冲,“《晚秋》唱片的封套和内页都是在上海拍的!”黄凯芹记得是在上海大厦顶楼,当时还未有很多现代建筑,苍穹之下,他的身后是悠悠黄浦江和外滩美景。拍照还借了中福会少年宫的景,其中一个镜前留影居然是在洗手间!“那个洗手间很古典,香港没有的,我一看就好喜欢……”

  然而《晚秋》大火也导致了公司对黄凯芹的强行设计。经纪人提出如法炮制,继续让黄凯芹翻唱内地歌曲,《弯弯的月亮》、《涛声依旧》……都拿来给他。黄凯芹很反感这样的做法。“有合适的翻唱我不反对,但我本身是一个创作歌手啊!”时隔多年,黄凯芹说起当时的拒绝仍然决绝。与经纪人关系破裂,导致他事业停摆,心灰意冷,离别香港歌坛,远走加拿大。

  在异国,他过着离开娱乐圈的生活。做室内设计,翻新房屋出租,获得收入也是一份成就感。后来技痒,录制唱片,但未主流发行……

  时光悠悠,光阴流转,从1987切换到了2016年。再见黄凯芹,在LOVE RADIO“星享会”现场他放歌一曲,歌声情感依然动人,只是身后热闹喧嚣都褪去了。

  这几年,黄凯芹在香港开过纪念演唱会,周慧敏站台支持;他也给李克勤演唱会做嘉宾,被热烈掌声请上场;早前在广东参加粤语歌竞唱节目夺冠……黄凯芹是回顾香港乐坛黄金年代时不可忽视的名字,表演到艺德都保持了那个靠实力说话的年代的高标准。其实去年他来上海也考察了本地演出场地,是有开唱邀约和打算的,但也说:“不敢轻易在上海开唱。”都算认清现实。

  他说起自己回流香港后弄的音乐剧《白蛇青蛇》,评价是“在商业上是失败的。”和歌迷见面时歌迷掏出在坊间收集到的早年他发行的黑胶唱片,他发现上面有给赠与者的题字,大叫:“这是我当初送给香港电台DJ倪炳郎的,这个倪炳郎居然把我的唱片给卖了!”就当是在说个笑话。他笑,大家也笑。

  我问了黄凯芹一个问题:“你后悔当年(拒绝翻唱口水歌)的决定吗?”他说:“不后悔。之后《弯弯的月亮》吕方演唱很成功,我会比他适合?唱得更好吗?未必。每首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

  他也问了我一个问题:“13年前我和你没有聊过这些(封杀、低潮)吗?”确实没有——人只有在真的放下后,才可以坦然说起当年的获得和失去。

  残酷的是时间,它终于改变了我们每个人;公平的也是时间,最后留下了隽永的歌。

  ——不管活跃不活跃,当红不当红,有没有一场个唱来说明什么,当“曾停留风里看着多少的晚秋,如何能跟你说别潇洒的远走……”旋律响起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那是黄凯芹唱的。

  黄凯芹的出道走红是在宝丽金,那时也是宝丽金的全盛年代。当年的宝丽金歌手张学友、王菲(王靖雯)至今声震乐坛,还有一些已经不再活跃,和黄凯芹一样让人怀念着。

  《我的少女时代》致敬的当年偶像是刘德华,如果拍一部《我的少年时代》,致敬对象一定是周慧敏。当年许多少男的钱包里都放着周慧敏的照片。1980年代中期,与黄凯芹一样,周慧敏本在香港电台任DJ工作。她获唱片公司邀约推出个人同名EP《周慧敏》即获白金销量。1991年辞去电台工作后正式加盟宝丽金唱片公司,她开始全力冲刺演艺事业,推出专辑《A Long and Lasting Love》,国语唱片《流言》更打开了国语市场。而当年与李嘉欣分手后的才子倪震情牵周慧敏也是城中热事,年轻气盛的倪震在其主理的《YES》杂志持续数落“假想情敌”刘锡明还导致了刘的事业黯淡。1997年底,周慧敏与倪震移民温哥华。淡出后的周慧敏醉心绘画、写作及美式台球。如今伊人偶尔公开露面,依然美丽动人。

  1984年陈慧娴与陈乐敏、黎芷珊共同发行合辑《少女杂志》,并凭借专辑中的歌曲《逝去的诺言》走进大众视野,同年8月发行个人首张专辑《故事的感觉》,并获白金唱片奖。1986年,陈慧娴正式加盟宝丽金,陆续推出《反叛》、《变变变》、《傻女》等专辑。1989年留学海外之前推出《千千阙歌》迎来了事业的最高峰。求学期间陈慧娴短暂回港发行唱片《归来吧》仍唱红《红茶馆》、《飘雪》等歌。但奈何几年后学业结束再返歌坛人气不再。2013年,久违的宝丽金厂牌重组,再现乐坛,陈慧娴成为“新宝丽金”的第一位签约歌手,连续在上海开演唱会,票房不错。

  关淑怡近期因为“坠海”新闻闹上娱乐头条,让人唏嘘;当年在宝丽金时期她是与王菲(王靖雯)可以分庭抗礼的个性歌手。1989年,她的首张唱片《冬恋》就唱红《叛逆汉子》、《又再见面》等歌。第二张《难得有情人》更大卖特卖,继而还发行《Say Goodbye》进军日本歌坛。奈何后续发展,王菲的势头远超了关淑怡;而关也因个性火爆,留下了难相处的口碑,影响了发展。如今的关个性不改,仍经常在微博上对经纪人、网友甚至歌迷开火。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