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

pt电子游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pt电子游戏 > 新闻中心 >
神仙阵容、高水平创作《我是唱作人》如何扎实
放大  缩小  默认
作者:pt电子游戏 日期:2019-05-13 23:42点击量:

  两期节目播出后,《我是唱作人》豆瓣评分8.0,在所有带有竞技性的音乐节目里,这是一个上位圈的水平。7成以上网友们对几位嘉宾和他们的作品给出了好评,尤其是以流量著称的

  刮目相看与出乎意料成为观众评价里的高频词汇,甚至有人把鲁迅先生的名言搬出来形容他们:“青年人最动人之处,就在于勇气,以及他们远大的前程。”

  不管是王源的《随想》《吆不倒台》,还是曾轶可的《彩虹》,都让台下101位专业的乐评人为之一振。大概是他们被种种标签束缚太久,当终于有一个舞台可以给他们自由以后,他们才得以将以往不被重视的才华释放。

  《我是唱作人》是一档华语唱作人生态挑战节目,每位唱作人必须准备7首以上未发表的原创作品,标准严苛,但创作自由。这是一个无关流派与咖位的舞台,试图用纯粹的原创音乐竞技,回归音乐最本质的模样。

  总导演车澈认为,目前市场上很多音乐节目以翻唱为主,原创音乐缺乏一个展示的平台。什么是好的原创音乐本身没有标准答案,但他希望试图通过这档节目去创造一场讨论,八位唱作人的比赛就是一个探讨的过程,有了讨论,中国的原创音乐才会越来越好。

  都说文人相轻,音乐圈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个圈子里同样有一条“鄙视链”,《我是唱作人》第二期王源说的明明白白。封神的是热狗,上位圈是梁博、毛不易、中上层是曾轶可,中下层是汪苏泷、王源、陈意涵、高进。

  难得的是,《我是唱作人》虽然主打原创音乐竞技,但并没有像其他音乐节目一样只选择大众眼中优秀的歌手,而是将每一个圈层的人都请来了。他们身上带着大众的刻板印象,但《我是唱作人》给了他们撕掉标签和改变圈层地位的机会。

  节目每次竞技前都会有demo互听环节,唱作人互投决定上、中、下三个等级,首期竞演时,唱作人互投的排名与观众对音乐层次的认知基本一致。但第二期过后,上位圈的三个人里有两个人都被换掉了,热狗被小将王源拉下神坛,毛不易被曾轶可的超常发挥击败,二人双双进入中位圈。

  当一部影视剧或综艺里嘉宾表现特别出彩时,人们往往用“神仙选角”来形容他们,《我是唱作人》的嘉宾阵容,大抵如是。不同圈层的人互相之间是不服或不屑的,首期demo互听,王源和汪苏泷都给了曾轶可较低的排名,热狗也直接评价高进的歌:“摆明了跟你讲,我觉得这歌我不喜欢的。”

  正因为八位音乐人的圈层、年龄不同,节目里才没有出现大面积的互相恭维和吹捧的现象,而是火药味十足。热狗代表的说唱音乐本就以“keep real”为精神内核,梁博和曾轶可也是很有个性的音乐人,在采访中梁博更是多次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不喜欢demo互听这个环节。”

  王源是一个比任何人都想撕掉标签的人,在节目里他拿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两次挑战最强者热狗,也凭借态度获得了一个外号“刚哥”。

  《我是唱作人》里流量、爱豆、老炮、选秀歌手、独立音乐人汇聚在一起,看似奇怪的搭配实则很容易产生化学反应,在“剧情式真人秀”的剪辑手法下,每一声夸奖或diss,不配合或格格不入都成为音乐人们个性的一部分。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对饱受同质化困扰多年的原创音乐市场而言,多元正是它最需要的强心剂。

  参加《我是唱作人》后,王源被很多人评价有着超出年龄的思想。他对自己的作品和创作水平认知十分清醒,在第二期PK掉热狗进入上位圈后,并没有因此沾沾自喜,而是觉得:“我就是赢在了出其不意上,主要是大家没看过我唱这种类型的歌,不是说赢在自己的水平上。”

  Demo互听时王源只唱了前面一小段,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首慢歌,和第一首《随想》一样讲述的是青春期男孩的小心思。直到现场灯光和音乐瞬间转换,王源用重庆方言反复说唱“我就是吆不到台”,现场和后台终于炸了。

  这是来自一个后辈对前辈的挑战,用的是前辈最擅长的风格。同时也是一个流量对主流音乐受众认知的反击,让大家明白他不止是流量和偶像,更是一名唱作人。

  在大众印象中,王源这样的流量只是有一副好皮囊,“帅”“乖”是外界对他的一致看法。但在《我是唱作人》里,王源是“刚”和“反骨”的。《随想》的音乐难度其实已经出乎意料,《吆不倒台》则更具反转性。

  不过“出其不意”的又何止王源,在《我是唱作人》的舞台上,“惊喜”是一件时常发生的事。

  曾轶可在第二期的歌曲《彩虹》被其他唱作人评价为“一种行为艺术”,更有网友认为,“曾轶可光凭《彩虹》一曲就可以进入中国摇滚历史名人堂了。”

  从《快乐女声》到现在,十年来,质疑与偏见一直围绕曾轶可,无休无止,“曾哥”的黑称也被人用了十年。看完《我是唱作人》,很多人猛然发现她和十年前唱《狮子座》的那个曾轶可判若两人。其实她一直在进步,旋律日渐丰富,编曲和作词也更加高级,只是很多时候被忽视了。

  《我是唱作人》里的每首作品,都展现或超出了唱作人的自身水平。每个人都在试图走出舒适圈,挑战自己、充分暴露在大众面前,等候被“judge”,所以他们都做好了逼自己一把的准备,输赢都接受,态度至上。

  正因如此,大众在看节目时才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是唱作人》的本质是一档综艺节目,新鲜感必不可少,而每一位唱作人倾注才华创作出的歌曲,正是节目新鲜感的来源。

  唱作人们的超水平发挥离不开节目赛制加持。在《我是唱作人》里,“judge”是整体赛制的核心,唱作人们要互投和被观众投票。

  Demo互听环节后,赛制规定唱作人必须给出排名,而且除此之外的一切其他选择,比如弃权等均不被接受。所以每个人即使再不想得罪人,平日里再怎么温顺平和,也不得不拿亮出自己最真实的态度来。

  王源出了名的高情商,毛不易在一众歌手中毫无攻击性,甚至有点可爱,但在排名面前,他们都不得不去“得罪人”。而可怕的还在后面,排名过后,节目组会采访他们内心的想法,这时候,他们不得不去评价为什么会把某人的音乐排在第一或最后。

  剧情式真人秀的戏剧感塑造上,强赛制是必不可少的一环,它可以激发出唱作人的胜负欲,展示出他们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我是唱作人》的竞技性对火花感的需求大于“皆大欢喜”,贯穿整个节目的judge,便是“剧情”的创造者。

  当面对现场101位大众评审时,judge又多了一层意思,它不仅是唱作人之间的较量,也是对大众评审音乐审美的一次考核。华语乐坛的进步离不开大众审美的集体提高,如果他们不能从中发现曾轶可《彩虹》的好,接受不了梁博一首歌七分钟的时长,也就成就不了《我是唱作人》的高品质。

  最近两年,抖音神曲开始统治大街小巷,一个个15秒的短视频以病毒式扩散到每一个圈层,对走原创风格的音乐人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好事,甚至有些“伤自尊”。但不得不承认,观众是这条产业链上最为庞大的群体,得到他们的认可至关重要。

  这几年音乐产业发起了自上而下的改革,线上平台纷纷斥巨资扶持原创音乐人,不过也不难发现,这些计划收效甚微。究其原因在于他们的计划并没有真正触达大众。

  《我是唱作人》是主流视频平台少有的对原创音乐的一次关注与扶持,2019年2月,爱奇艺APP月度日均活跃用户数高达1.2亿,在线视频领域排名第一,庞大的受众群体足以保障节目的收看基数。而经过《热血街舞团》《中国新说唱》《偶像练习生》等流量与口碑双丰收的节目播出,爱奇艺的用户粘性也得到加强,收看惯性让《我是唱作人》初期即备受关注。

  现场投票过后,梁博七分钟的演唱和曾轶可行为艺术般的作品《彩虹》都赢了。《我是唱作人》用才华横溢的嘉宾与高水平的作品告诉了大众原创音乐的潜力有多大,而大众的judge结果并没有辜负节目组对他们的审美期待。或许神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会流行下去,但原创音乐在未来也会越来越超出大众预期。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