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电子游戏

pt电子游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pt电子游戏 > 新闻中心 >
对话王源:我现在确实不算啥 但得有个梦想吧
放大  缩小  默认
作者:pt电子游戏 日期:2019-06-24 07:17点击量:

  本周的《我是唱作人》节目中,王源携原创RAP作品《吆不到台》主动单挑热狗。

  以资历来看,在此之前,王源从未有过正式说唱表演经验,而热狗已是驰骋说唱圈二十多年的专业“老炮儿”,这样的对战对王源来说输面儿不小。但他执意做此选择,理由只有一个:“我非常尊敬狗哥,我觉得就要以他的方式向他挑战。既是向他致以最高尊敬,也是挑战到了自己。”

  挑战自己,是王源参加《我是唱作人》的主要诉求之一。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被大众视为存在于被粉丝极度保护的舒适圈里的“小偶像”。而在王源看来,“就是被保护的太舒服了”,所以他会有不踏实的感觉。

  这种“不踏实”更进一步源于:这几年,王源开始尝试创作,逐渐清晰想做一名优秀原创音乐人的梦想。但他发现,也正是因为自己身上贴着“流量偶像”的标签,所以除了自己的粉丝夸赞之外,更多路人根本不愿点开他的歌听。

  如今把自己抛在任由大众“Judge”的《我是唱作人》舞台,他那些仍有些稚嫩的创作或许将收获不少争议,但王源可以接受:“我就只想要一个平台。实话说,我可以接受所有人对我的偏见,但我唯一想的就是(展示原创作品)那三四分钟你对我不要有偏见。我就想找一个地方,让人听一听我的歌,差也行。你就听一听,你说哪差,我改。”

  近一年来,18岁的王源常常以“刚哥”自居,即“爷们儿”,敢于迎难而上的意思。但许是刚出道时的可爱形象太深入人心,每每王源提起这个词,总被视为小男孩急于证明自己,逞一时口舌之快的调侃之言。但在最近开播的《我是唱作人》里,观众多少都感受到了这个男孩的些许“生猛”。

  《我是唱作人》是一档聚焦华语唱作人的生存挑战节目,王源和热狗、毛不易、梁博、曾轶可、汪苏泷、高进、陈意涵七位歌手作为首发阵容出战。他们每期要演出一首从未发表过的原创作品,八人之间存在PK竞争,获大众评审票数低者面临淘汰。

  在首期正片的前置场景中,八位唱作人聚于录音室外,进入互听DEMO环节。或是为了暂保存实力,观察“敌情”,或是受到严肃氛围感染,有所忌惮,没人愿意第一个展示。而最先打破局面的,就是年纪最小的王源:“那我上了啊!必须刚起来!”

  因紧张加之创作资历尚浅,王源的DEMO作品并没得到较高认可,互选排名仅排在了第6位。但在反选对手进行正式舞台表演挑战时,他却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风格和自己大相径庭且被公认DEMO最牛的热狗。

  问他缘何做此选择?王源笑道:“我之前就想好了。不管是谁,我只挑第一名挑战,结果是狗哥(排第一),那我只能挑他了。就是你一个年轻人奋勇向前的姿态得有嘛。”

  《我是唱作人》节目要求每位歌手有很多首未发表的作品做储备。王源坦言:“其实我没有完整的作品储备,只有一些平时即兴记录的片段。”要在比赛短时间内完成创作颇有难度,他自己也深有感触,“我毕竟年纪不大,人生经历不丰富,写歌词会陷入没有灵感的苦恼。”

  第一场歌曲叫《随想》。听来,真的也就是一些午夜梦回,幻想“飞到天边”,“坠入深海”的少年思绪。但据王源的节目PD冬哥观察,王源对旋律有极为较真儿的劲头,“譬如说他想要几个和弦,他就会在这几个和弦之内不停研究和弦走向,尾音落在哪个音上会更新奇一点。反反复复调整几十次。”

  去录音棚正式录音,王源也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呆在棚里。“他会试唱好多遍。觉得这一句不好,再单唱一遍。第二天又有新的想法,要再录下试试。”为了《我是唱作人》创作,王源也向自己的团队申请推掉了不少活动,“歌弄不好我不安心”。即便只有一个晚上时间,他也要飞回北京做歌。

  但最终,因不敌热狗作品成熟,台风稳健,王源首场还是落败了。下台之后,王源没有沮丧。除了“输得心服口服”,他反而还一直跟身边工作人员讲:“没事,我会越战越勇!第二场的歌我会让大家绝对想不到。”

  让大家最先没想到的是,在选第二场节目挑战者时,王源竟又选了热狗。团队自然是希望他“稳一点”,但王源却觉得,正是感受到了热狗的厉害,所以必须再去挑战他。甚至要用对方最擅长的RAP挑战。

  “吆不到台”是王源自己想到的二期歌曲主题。它在重庆话里大概表达的是“你很了不起是吗”的意思。“其实这个词也是对我自己说的,意思是说我觉得站在舞台上,我就是非常了不起。在舞台下我对狗哥报以最最最高的尊重,但在舞台上,我不管你是谁,我就跟你拼。”

  从哪儿跌倒,不一定就能从那爬起来,但王源认为“跟着厉害的人能学习到更多东西”准没错。

  因为没怎么接触过RAP,做好词曲雏形后,王源特意找了重庆老乡周延帮着编排了一下Flow。对于说唱,台风尤为关键。除了适时请教周延,冬哥在第二期彩排间,常看到王源抱着手机看各种说唱视频,“可劲儿研究”。

  微妙的是,就在准备第二期歌曲期间,王源接连陷入几段由所谓“网络爆料”引发的争议中。风言风语令王源也感觉莫名。

  和PD冬哥交流时,他也直言“心里也挺烦的”,“都是些有的没的,没有必要”。“但如果他出面的话,这个事儿肯定就更复杂了。所以他就说我把一些态度也写到歌里吧,音乐人就用音乐来说话。”

  第二期节目录制当天,娱理工作室恰好也在现场,且坐在有投票权的大众评审旁边。当王源先是以一段他惯常演绎的抒情曲风开场时,好几位大众评审明显流露出“无趣”表情。当节奏一个反转,随着“我站在这个舞台/我没得撒子后台/为撒子我楞个拽/因为我要让你们晓得/我都是吆不倒台”,几句表达强硬立场的RAP歌词掷出。评审里几位专业rapper站了起来,挥打节拍,身边几位窃窃交流,“这小孩,有点意思了。”

  王源无疑是幸运的,从出道伊始他便始终处于大红状态。早年能在台上唱歌表演就很开心,但随着年龄增长,他更能清醒的看清自己,他曾坦诚剖白自己“没什么擅长的”,亦表达过对音乐上能有更多风格的尝试和突破。

  随着入行时间渐长,王源逐渐认识到自己作为歌手的水平和圈内成熟艺人之间的差距。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聊及:“有时候看到那些原创歌手,自己也会想为什么自己比他火。我实力确实不如他们,我可能只是运气好或者是有这个机遇,我觉得自己活得没有底气。”

  王源一直崇拜林俊杰、陈奕迅那样的歌手。在他眼里,他们有很多传唱度很高的作品,每首歌都是有质量的。大家因为喜欢他们的歌,也喜欢他们的人。这种状态让王源很羡慕。

  十四岁那年,王源尝试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单曲《因为遇见你》,他没有系统学过音乐,只是因憧憬唱作人前辈,觉得新鲜。直到这两年,偶尔半夜睡不着时,王源便会弄段旋律出来,然后跟音乐人朋友们碰一碰。

  林俊杰、薛之谦、赵英俊这些歌手前辈和相熟的幕后制作人都愿意帮他。眼见一段旋律最终变成了一首完整作品,创作的过程让王源很受用,便也开始动了认真做这件事的念头。

  从《因为遇见你》至今,王源共发表了10首原创歌曲,在各类音乐榜单上成绩都不错。但PD冬哥第一次在酒店见到王源时,直爽的王源就跟冬哥说道:“你看,虽然我的歌曲在歌单上有时会排行前三名,但其实大多数来自粉丝的支持。”

  王源也和娱理工作室表露过心声:“粉丝们的肯定是一件好事,因为他们喜欢我。但我觉得如果长期在肯定之中,我就是一个温室的花朵,没有听过外界的声音,这样可能成长得比较慢。”

  这几年每每发新歌,王源都有意去做筛选,关注乐评人和路人的评价。但因为他是“流量偶像”王源,他写的歌,很多人会先下判断“肯定不会好听”,继而滑过。

  对此,王源一度会有些委屈,但他也很会自我安慰:“你看我这才18岁,我还有好多好多年创作。打一个比方,比如我这次出了一首歌,多了一千个听众。那我出十首歌,就多了一万个听众,我如果出十张专辑之后,就会多十万的听众。一点点慢慢积累起来,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听到我的音乐。”

  所以当《我是唱作人》节目组“码盘子”接触他时,王源很兴奋。“车导当时过来跟我聊了一下午,告诉我说如果我来《我是唱作人》,就只会给我提供一个舞台让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剩下的,都需要自己去努力地做作品。有这样的舞台,我就很愿意了。”

  聊天时,王源和娱理工作室透露,迄今为止自己在节目里写的每首歌,他都在播放器里听过了一百遍以上,“就是自己听的时候会有一种成就感!”

  他也知道作品尚有诸多不足,还特意在微博上总结过网友意见:有的歌曲没有记忆点,有的歌找不到共鸣,有点自我…但他觉得起码和过去的自己比,进步算明显:“毕竟这段时间我都在潜心写歌,有这样一个比赛逼着自己专注,我觉得挺好。”

  合作过多次的知名音乐人郑楠评价:“他以前的创作会套路化,最近他把做好的DEMO发给我听,我觉得他写歌比之前自由多了。当然因为他阅历不够,有时候看问题看事情的角度会比较像。但这个是需要时间去沉淀的,对他来说不急。”

  去年中一次录音时,郑楠得知王源要报考伯克利的消息。他当下反应:“那你粉丝是不是要崩溃了?几年看不到你?“但是他说他需要学门手艺,像匠人一样,想要以后可以自己编曲制作,多写歌,对自己也是个交代。”

  据悉,去年报考学校时,王源也只报了伯克利一家。娱理工作室问他,何必孤注一掷?王源不假思索:“就喜欢嘛。那你喜欢画画,你不报中央美院,你去报一个理工大学,也挺奇怪的。我不行就再考一年。”

  “对,其实之前团队也跟我说,‘还是把其它几个报上吧,你考不过咋办,跟网友这边也没法交代’。我就说,考不过我就直接发个,不好意思,我没考过,实力不够,我再学一年再去考。我不相信我再学一整年还考不过,对吧?就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王源私下问过PD冬哥:“你们这个节目会做多少季?等我(留学)回来,我再来,你们还要我吗?”冬哥笑道:“他说自己会在那边学到很多东西,上完学以后肯定会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水平了,他还想来。”

  在录节目间隙,坐车转场途中,王源常一个人哼唱一些旋律,存在备忘录里。那些零散的片段按照录音文件1,2,3累积下来,也有30余条了。有时工作人员就看他坐在那里,不时刷开手机打上几行字,那是王源的歌词素材。

  在聊天最后,娱理工作室让他分享一段备忘录里最新记录的歌词。王源翻出了如此一句:滚烫的青春,有很多过程。经历过了,就变成大人。

  娱理:之前都被当“唱流行歌的阳光小男孩(偶像)”看。你有急于证明自己的时期吗?

  王源:可能就是参加这个节目(《我是唱作人》)吧!开玩笑。其实谈不上证明不证明,因为我真的是很喜欢音乐,只是希望我的歌能被更多人听到,这是一个小心愿。心态上倒没有太大的波动,因为创作这个事儿是一直都有的。

  王源:我就是中立态度吧。确实大家可能更多看到的是“王源”,就会掩盖到背后一些东西。但我来这个节目不就是在努力地证明自己吗?

  王源:我觉得歌曲不像竞技体育,赢了就赢了。它其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我觉得我的优势在于我有自己这个年龄独特的想法和我想抒发、表达的东西。有可能它是青涩不成熟的,但这可能也是我这个年龄的魅力。

  王源:最快乐就是站台舞台上把我自己的歌唱给大家听的时候。最有成就感的瞬间当然是观众认可我的歌,然后去支持我的歌的时候。

  王源:因为录制中间给我做歌的时间非常短,有时候灵感缺失的时候就会很崩溃。

  王源:我之前比较怕淘汰,但现在不了。淘汰也不是说你这人不好,确实是因为你作品不好。比如我这一轮止步的话,那我知道我实际实力就到这一轮了,那也是给我自己一个之后的进步空间。虽然淘汰本身会不开心,但是在歌曲上任何评价都只会是我的动力,不会是一个打击。

  娱理:《吆不到台》正面表达了你对网络流言的态度。音乐算是你现在反击外界声音有力的武器吗?

  王源:我觉得那些东西(流言)不太用去反击它,因为如果说有人在微博上骂我,我觉得不太好,我去反击、回骂他们,那我自己也变得不太好。音乐是我输出自己内心想法个性的一个途径,但不是去Diss别人的一个平台。

  王源:开心是开心,但是我觉得狗哥没有输,我就是赢在了出其不意上,主要是大家没看过我唱这种类型的歌。不是说赢在自己的水平上。

  王源:这个事情我现在看挺透彻的。我觉得一个艺人要走得长远,你不可能永远是帅的,再帅也有老的那一天。那我出国是去充实自己,又不是去放纵,对吧?我觉得自己要想走得更加踏实,还是得学习。

  娱理:《我是唱作人》播出后,很多朋友为你加油打气。之前看你在微博也吸收了很多网友的建议。平时写完歌也会去主动汲取一些建议吗?一般歌做出来都会分享给谁听?

  王源:一般歌做出来,我会把DEMO给朋友听一听。确定参加后我也有和一些朋友交流过我上这个节目的初衷,大家都挺支持的。像郑楠老师、谭伊哲老师、赵英俊老师都会给我一些专业的意见,亮哥(贾乃亮)、大勋啊他们偶尔也会第一时间听到,我是希望能听一些客观的声音,专业或者非专业的我都很需要,这对我来说都是非常有意义的。

  娱理:可以理解为你之前是凭性格、样貌帅,拥有人气。之后你更希望凭实力帅维持事业?

  王源:你说对一半。想凭实力帅这半对的,但另一半……我还是要(外表)帅(笑)!

  王源:嗯。我觉得就是要一直给自己这样的想法,我才会一直督促自己进步。我一辈子都会有这种想法。

  娱理:你说自己的梦想是希望十年二十年后,观众说到00后优秀唱作人会想到你。也希望能为大家带来一些真正好听的歌。但现在说这些话,会有很多路人对你持质疑不屑态度。怎么看?

  王源:路人肯定会说“你算啥,你敢说这话”,对不对?我觉得人家对,有道理。我确实不算啥。但其实现在音乐市场是有一些问题的,那如果我们就是随波逐流,觉得那样的歌听听就完了,那以后这个音乐市场会可能越来越糟了。

  首先不管我是谁,得有个梦想吧!比如之前造火箭的人,大家都怀疑他能造出火箭来吗?结果人家就是造出来了,这个东西得靠时间和努力来证明。那我就是要努力嘛,变成人家觉得能说起这话的人。



相关阅读:pt电子游戏

 e